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中国艾滋病网 | 首页 | 新闻中心 | 艾滋防治 | 艾滋家园 | 专家介绍 | 试纸购买 | 检测步骤 | 常见问题 | 艾滋图片 | 橙色时光 | 在线留言
首页-->抗艾进行时-->女艾滋病感染者表述:诚实使我绝地逢生
女艾滋病感染者表述:诚实使我绝地逢生
作者:中国艾滋病网 出处: 39健康网 更新时间: 2009-8-8


 

不幸面前,她不曾放弃做人的原则;对他人负责也对自己负责,诚实和爱心给了她一次绝地逢生的机会。

厄运降临,方知平安是福。没有什么比过去一年多里接踵而来的不幸,更让李大姐刻骨铭心———丈夫卖血染上的艾滋病发作,撒手人寰;3个月后,李大姐得知自己也被感染;半年后,体内发现子宫肌瘤,对生命的威胁超过血液中的艾滋病毒;然而对李大姐来说,通向手术室的路却是那样的漫长……

终有一线阳光穿透阴霾,照在她的身上。一次偶然之中的必然,让李大姐作为“艾滋病人就医难”的典型,出现在中央电视台《经济半小时》节目中。虽然始终以背影示人,镜头中的李大姐仍然撼动了亿万电视观众的心,一句“做人要诚实”,唤醒了许许多多“白衣天使”的良知。节目播出之后,李大姐如愿接受了手术。事后,中央电视台记者告诉李大姐,是她的勇气和所作所为感动了大家。

4月29日,电话中征得同意,记者赶往李大姐位于运城市某县农村的家中。


走进“失乐园”

这是一个静谧的农家小院,阳光下一棵小小的槐花树散着甜香,几间房看上去有些年代,屋内摆设陈旧但不失整洁。李大姐中等个子,常见的齐耳短发。身体看上去有点虚弱,但面色还好。

记者:你好,看你的气色,恢复得挺好。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你患子宫肌瘤后求医无门的尴尬经历,手术最终还是做了,在哪儿做的?

李大姐:手术在运城市中心医院,住院在运城市传染病医院。

说话间,李大姐递过一张照片,眼里泛起点点泪光。那是一张“全家福”,照片中微笑着坐在李大姐一侧的中年男子,高大魁梧很是排场,背后一大一小两个男孩模样乖巧,笑脸调皮。指着照片上的中年男子,李大姐说,这个人,就是她的丈夫。

2004年2月,李大姐一向精神的丈夫突然病倒,曾经的卖血经历,让他有能力为孩子买回几袋奶粉,给老母扯回一块衣料的同时,也给了他索命的艾滋病。在县人民医院,李大姐小心翼翼地向大夫提出,想要交钱住院,得到的答复是,不行。一个月后,丈夫双目失明,两月后,撒手人寰。这期间他接受过的全部治疗,就是村卫生所的医生给开的强的松、板蓝根,注射过的几支退烧针……

记者:丈夫卖血被感染,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?

李大姐:去年春节后他突然发烧、咳嗽,我陪他到县医院看病,大夫问他话的时候我才知道。他是从1994年开始卖血的。村里有人组织卖血,一去就是半条巷,那会儿他在村里私人开的工厂打工,挣钱不多,养活全家5口人吃力,觉得这是赚钱的好办法,就瞒着我和老人去了。

记者:找村卫生所的医生给丈夫开药、打针时,你告诉他你丈夫是什么病了吗?

李大姐:我……说了。开始我也不想说,有人问的时候我说是肺癌,后来叫人家给他打针,我想咱是受害者,不能再害别人。我说,我给你说件事,你不敢给别人讲,他的化验单上就是那个病,你给他打针时候小心……我相信他,可是没过多久,村里就有其他人知道了。

记者:有没有后悔当初不该说出实情?

李大姐:我不后悔。他们怎么做是他们的事情,咱不能欺骗人。


屋漏再逢雨

丈夫去世后,李大姐隐约知道,自己极有可能已被感染。极度的恐惧下,她一面回避这一事实,一面小心地和家中其他人分开了碗筷。丈夫去世两个月后,县防控中心工作人员来到家里,动员她抽血化验,两个月后结果出来:HIV呈阳性。

记者:接二连三的不幸对你的打击可想而知,你已经很坚强了。

李大姐:我不是坚强,是没有办法。取化验结果时,我是骑自行车去的,回来时我腿软得没法骑车,一路推着车走回家,低着头不敢看人。那时候炉火已经生到了家里,我想等到了晚上,把门窗关严,让煤气把我毒死。死之前我想再多看看我的孩子。下午到了孩子放学的时候,我站在巷口,太阳在西边照着,我看见我的小儿子和邻居家的孩子们骑着自行车回来了,想到从今以后,别人家的孩子放学后,家里有爸妈等着,我的孩子却变成孤儿,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有今天的样子?那一刻我改变了主意,在那个病要我的命之前,我得坚强地活下去,看着我的两个孩子长大成人。

记者:你和丈夫相继感染艾滋病,周围人们对你们有歧视吗?

李大姐:……有。我丈夫生病后,大儿子的对象家把彩礼送了回来,说是他爸是那个病,害怕哩。我的孩子可好哩,后来这一年里还有人提亲,人家一打听,就都不同意了。平时村里有的人和我们说话时,用手捂着嘴。今年我查出子宫肌瘤以后,为了准备手术费,想把家里一千多元买来的高速鞋垫机处理掉,一说是我用过的,没人敢要。

家里没了顶梁柱,日子还得照过。时隔不久,李大姐的小儿子退学,跟着哥哥去了县城打工,李大姐拿出家里一千多元积蓄,买了一台高速鞋垫机,和婆婆一起加工鞋垫,一天收入10元左右。这样的日子过了没有多长时间。今年1月5日,因为时常肚子疼,李大姐到县妇幼保健院去看病,当天B超结果出来,大夫说是子宫肌瘤,得做手术,否则肌瘤继续增大,将导致大出血,甚至癌变。

不手术便只有等死,可是,到哪里去做这个手术?第二天李大姐便在弟弟的陪同下,怀揣县疾控中心一位科长给开的介绍信,去了200公里以外的临汾市“绿色港湾”。“绿色港湾”是临汾市传染病医院开设的艾滋病区,像其他定点医院一样,这里也不具备手术条件。但是在当时,这里给了她仅有的一线希望——一天查病房时,李大姐听到这里的刁士琦副院长对一位马大夫说,得帮她想办法,咱们要是不管她,谁还管?李大姐顿时觉得有了依靠,随后,这里的马大夫电话咨询她在北京一家医院当妇科大夫的同学后,对李大姐进行了保守治疗,希望通过服用药物使肌瘤逐渐萎缩。然而效果并不理想,一个多月后,再做B超,瘤子没有萎缩,反而更大了。


绝地又逢生

幸运的是,正是在“绿色港湾”的这段经历,给了李大姐日后接受手术的机会。今年春节后,回到家中一筹莫展的李大姐接到了中央电视台记者从“绿色港湾”打来的电话,他们在那里听说她的情况后,想要采访她。

记者:事实上手术中医生割破手指被感染的可能性极小,有没有想过,如果不出示那份介绍信,或许你的手术用不着拖那么久,早就做了?

李大姐:做老实人,说老实话,几十年我都是这么过来的,欺骗人的事情咱做不了啊!去“绿色港湾”在那个时候已经是在碰运气了。去之前我的打算是,那里要是不收我,马上回家收拾东西去省城。

记者:接到中央电视台记者要求采访你的电话时,心里怎么想?有没有顾虑,比如担心上电视后被村里人认出来?

李大姐:我想人家采访咱是为了帮咱说话,我应该接受。正月十二,他们给我打电话说要来家里采访,问我可不可以。我说,不可以。你们不是坏人,我不拒绝你们的采访,但是正月里邻居们常在门前站着,你们带着摄像机,不方便。后来是在县城宾馆和他们见的面。我还跟他们提,要是上电视,图像得处理一下。后来河北的《39健康网》还来过一个记者,到家后他说,大姐,我来之前没敢给你打电话,怕你不接受采访。我说,不怕,你大老远来了,我不会那样做,但是我两个孩子还要活人,还要找对象,你能不能不写我的真实姓名?

2005年3月19日晚,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《经济半小时》暗拍节目“艾滋病人就医难”片段———

第一站:运城市妇幼保健院

医生:子宫肌瘤是大了,但手术倒是可以做的……

李大姐(掏出县疾控中心出具的介绍信):我跟你说一下,我有一个特殊情况。

医生:现在你们等一下,我上去给你们问一下……

焦急等待二十多分钟后,这位女医生回来了:因为你这是一类传染病,我们医院有明文规定,不准收这种病人。

第二站:运城市传染病医院

有了上次被拒绝的经历,李大姐这回显得有些顾虑。但最终她还是掏出了那份证明自己携带艾滋病毒的介绍信。

医生:哎呀那个什么,上去找乔大夫去。把那个病历也拿上。

看完介绍信,这位女医生马上起身离开了座位,连李大姐的病历都不愿再碰一下,以最快的速度把她请出了办公室,让她去找一位专门负责接待艾滋病人的医生。

一个多小时后,快下班时,这位医生从外面回来。

医生:定点医院我们主要治疗艾滋病机会感染,手术病人我们就不接收,手术病人就不在我们的接收范围内。

……

普通医院不愿意接收艾滋病患者,传染病医院又没有手术条件,节目中,一位业内人士分析得好:最主要可能咱们有些同志,有些医院害怕职业暴露,害怕影响医院的经济效益。

记者:你在求医过程中,遇到的首先是来自一些医生的歧视。心里是不是很委屈?

李大姐:……咱得的这个病不好,到处给人家添麻烦。

记者:节目播出后你的手术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,事先有没有想到?

李大姐:我不大敢那样想,咱身体条件够不上。两位记者回北京后,给我来过一个电话,说是国家卫生部部长要见我,让我去一趟。当时我身体承受不了,没有去。3月19日节目播出,两天后,运城市卫生局局长和传染病医院院长来找我,态度都特别和气,他们说以前做得很不够,让我收拾一下,准备住院做手术。当时我还不敢相信,觉得好像是做梦。

记者:其实真的是你的勇气和诚实感动了众人,吸引了那么多的好人来帮助你。

李大姐:我有时候一个人想,如果不是县疾控中心的科长告诉我临汾有个“绿色港湾”,我就遇不上刁院长;如果刁院长说,我们这里是抗病毒治疗,你到别的地方去,我不在那儿住那些天,北京的两个记者就不会知道有我这个人,瘤子可能现在还在肚子里。做完这个手术以后我就想,这个世上还有那么多好心人,我得坚强地活着。

记者:今后怎么打算?

李大姐:等身体再恢复好一些,我就能继续做鞋垫挣钱。现在我知道有抗病毒药物,就盼着能研究出个疫苗……


后记

后记:应该说,在许许多多艾滋病人中,李大姐只是不幸又幸运的一个,艾滋病人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,目前还存在法律的空白。回到省城后,记者获悉,就在4月底,北京市人事局、卫生局转发了国家年初颁布的新的《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(试行)》,新标准中,不再明确禁止艾滋病毒携带者考录国家公务员。




上一篇:谱写阳光下的爱-大冶市艾滋病患者与健康人再婚
下一篇:艾滋病感染者-黎家明:我有一个梦想
阅读排行
· 让生命多几个亮点--一..
· 中国关注艾滋病村第一..
· 内地艾滋病患者已活17..
· 三个艾滋病人的最后驿..
· 女艾滋病感染者表述:..
· 艾滋病相关知识信息站..
· 《雯丽谈艾滋》教你防..
· 假如你与艾滋病人相处..
· 两个“草根”的抗艾之..
· 中国首位艾滋病医生的..
· 湖北两名艾滋感染者携..
· 高干队:一些你所不了..
推荐文章
· 三个艾滋病人的最后驿..
· 《雯丽谈艾滋》教你防..
· 假如你与艾滋病人相处..
· 两个“草根”的抗艾之..
· 共抗艾滋— 一个5岁艾..
· 2008年的世界艾滋病日..

版权所有:中国艾滋病网    电话:010-81241978      
Copyright (c) NOTHIV.COM All rights reserved   ICP备06055712号
关键字:艾滋病检测 艾滋病检测试纸 艾滋病检测 艾滋病检测试纸
技术支持: 联合易网